佛山市医保定点医疗机构

佛山市工伤保险康复定点医疗机构

社会公益
您当前的位置: 顺德和平医院 > 社会公益 >

爱心相扶:十年前爬行求学,十年后站立支教

  今年暑假

  26岁的大学生阿雄

  回到四川凉山的家乡

  在当年就读的村小学当起支教“老师”

  帮17个孩子上课已有月余
  十年前

  他还是一个

  因儿时烧伤导致大小腿严重粘连

  只能艰难爬行上学的苦命少年

  来自顺德的多方关爱

  彻底改写了他的“爬行人生”……
 

  命运逼他满地爬

  阿雄的家,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白碉苗族自治乡烂房子村。大凉山是大雪山的支脉,海拔两三千米,地势凸凹起伏,交通不便,是贫困落后的山区。

  两岁多时的一场意外,使还不能站立、只会满地爬的阿雄,右腿被火烛烧成肉团,由于家庭极度贫困,加上村里医疗条件差,没能得到及时治疗,他的大腿和小腿渐渐地粘在了一起,无法分开。

  十多年来,阿雄只能“爬着走”。走一小段路,别人几分钟,他得大半个小时,手掌经常被沙石磨破出血,苦不堪言。祸不单行,在阿雄10岁那年冬天,他爸爸干活时遭山体崩塌遇难。

  16岁才艰难“爬”进校门的他,幸运地遇到了前去凉山支教的,来自广东的义工组织——佛山好友营。支教老师为他的遭遇感到难过和震惊,决定帮他寻医。

  当年,好友营发起人伍哥和袁老师等发动社会各方力量,募集到4万多元的治疗费,带着阿雄踏上了艰难的寻医问诊之路。但当地多家三甲医院均婉拒,老师们想起了在佛山以手足外科、骨科闻名的顺德和平外科医院,他们开始联系院方并得到积极回应,这个穷苦可怜的放羊娃,终于迎来了命运的转机。
 

  爱心扶他站起来

  “要让这孩子重新站起来,手术难度之大,是我从业20多年来从未遇到过的。”当年阿雄来到顺德和平外科医院时,院方派出了时任该院业务院长和首席专家、有着军医出身背景的张敬良博士,会同医院专家团队接诊。

  医院领导在听完专家的评估意见后,研究决定,冒风险也要接过这支“爱心接力棒”,一起帮阿雄实现走着上学的梦。

  为此,医院专门为阿雄提供一间单人病房,发动全院医护为他捐款8000多元。有员工当即决定要连续5年资助阿雄的学杂费,直到他读完中专。后来在阿雄念大学期间,医院获悉他经济上有困难,再次资助了他。这些点点滴滴,都成了阿雄一生中温暖的记忆。

  经过反复多次的术前评估、讨论、定方案和术前准备,2009年底,张敬良博士亲领专家团队上阵,为阿雄实施了长达12个小时的手术,手术难度很大,所幸过程很顺利。

  术后,阿雄在医院住了整整 3个月。经过康复训练和牵引,阿雄的腿伸直了,有力了,终于有一天,他站了起来。

  “那一刻,我觉得眼前有了光芒,生活有了希望。”阿雄说。

  2010年3月初,阿雄出院回到家乡。看惯他爬行的村人,都觉得难以置信。经过苦练康复,他做到了完全弃拐站立和行走,于是他第一时间去看外婆,“翻过一座山,走了两小时”,九旬的外婆没想到在有生之年,还能见到这个从没见过面的外孙,阿雄说,外婆流泪的一幕让他永生难忘。
 

  “站起来”的他“追”回自己的人生

  如今,“站”起来后的阿雄,用6年时间拼着“啃”完9年课程,2016年考取攀枝花市建工程学校,先后获校园十大“自强之星”、“孝心之星”、“形象大使”、“球赛风尚运动员”、征文大赛(市)特等奖、全国(终评)金奖、四川省最美“中职生”等殊荣。争气的他,还在2019年考上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在医院、爱心企业、人士的帮助下,阿雄在2016年返回顺德,在当地一家企业做实习工,帮助家人减轻经济负担。

  据悉,即便是离开了佛山后的阿雄,还一直通过书信、短信等形式和医院的医生们联系。“无论什么节日,他都会发来短信问候我们。”当年参与其手术的医生何明飞说。

  时隔10年后,阿雄再次讲述这一段往事,他仍觉得不可思议。现在的他可以快跑、疾行、打球、负重,能挑一百几十斤。阿雄说,因为能够站立行走,尊严也“站”起来了。
 

  坚持反哺社会,暑期做支教义工

  念大学的这一年里,阿雄当起了志愿者,有空时常常去养老院与公共场所做义工,帮老人缓解疲劳,捏捏腿按按肩、打扫卫生,宣传垃圾分类,“跟同学们一起做义工,我很开心”。

  今年7月14日,放暑假的阿雄回到老家。他忽然有个想法蹦了出来:我要把村里的孩子们召集起来,给他们上课,跟他们分享外面精彩的世界,也能丰富孩子们的知识。

  二话不说,他马上忙碌起来,找到想学习上课的孩子、跟家长开会、打扫整理闲置并落满灰尘的教室……7月18日正式开课,每天7个小时授课。

  他的这些学生,从二年级至六年级不等,他既抓共性,也有所侧重。为了备课,阿雄有时忙到凌晨两三点,就算其间有几天身体不适也咬牙坚持了下来。他的善心义举,感动了同村的小学同学,现正在大学读医的杨李秀,主动要求加入支教的志愿行列。

  有人问起他为什么要组织支教?他说,如果去打暑假工,的确可挣些钱,但自己更想做这些有意义的事。“我除了给他们上语文、数学、英语之外,我还上音乐。尽管平时上课对他们严厉,要求也高。但不知为什么,孩子们对我格外亲。他们会送给我一些他们在课余画的画或几句祝福,孩子们懂感恩。每份礼物,我都好好地留起来。”

  在课余,孩子们很爱向阿雄打听大山外的风景、人和事,他们那好奇的心、好奇的眼睛让阿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,他说他愿意做他们眺望山外的“眼睛”。他时常勉励孩子们:“你们一定要刻苦学习,有了知识才会有更多的机会,才能走向更远的地方。”

  还是这个村小学,还是这个教室。从家到校这段700多米的路,十年前爬行的阿雄要走上半个多小时,十年后意气风发的阿雄只需要走个七八分钟。有时在课后,阿雄站在课室里一个人发呆,会不自觉地默默流泪,他说,那是感激、感恩的泪。

  “想过当医生、当老师,今后无论干哪行,我都想做个有用的人,力所能及时,多帮助别人。”童年长期不得不囿于方寸之间的阿雄,现在浑身有使不完的劲,他也将带着满满的爱,从狭小的过去走向宽阔的未来。

  (本文综合医院官微、顺德发布、佛山新闻网、珠江商报、羊城晚报、南方日报、广州日报、佛山日报等,感谢多方媒体持续关注,小编将跟进,以飨读者)